返回

神奇世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皮江岸边(第1/2页)
↑一章 目录 ↓一页
    m.hbtajn.com

#皮江岸边,一个头发微微有些花白的人席地而坐,任凭江风吹拂却仍一动不动、目光呆滞的望着混浊的皮江江水,如果不是偶尔的眨一下眼,别人会以为这是一尊雕像。随着《scarbhfair》音乐的响起,“雕像”终于动了。

“好,我再想办法周转一下吧”刘啸天挂了催债电话,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常言道:点背了喝凉水都塞牙。现在啸天就在塞牙。

作为一个70后出生的老实人,刘啸天在建筑行业摸爬滚打十几二十年,接触了数个老板,却从来没有遇到传说里那种跟着干三五年就送下属房子给下属车子的老板,欠薪的倒是遇到好几个,这么多年下来基本处于收支平衡的状态,去年狠下心辞了工作自己单干,准备多赚点钱。毕竟两个女儿呢。

啸天费了挺大劲谈成了个干人工费的工程,不过要求全额垫付。身为老实人,自然是不能拖欠手下工资的。可自己又没钱,爹妈那边只有老爹有退休金,完全帮不上忙。啸天又是独子完全没有兄弟姐妹帮衬,所以只能自己想办法。

啸天采用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背着媳妇把自己所有信用卡和信用贷款撸了一遍,为了节约成本,啸天把技术员的活都干了。终于把八千平的清包工程坚持干完了,结果工程款却迟迟收不回来。计划内能赚一百万的,变成了负债一百三十几万。找甲方要钱,甲方说:“我也想给你钱,但没办法啊,这是多角债关系,现在我们公司也真的没钱,等有钱的优先给你。”几句话就把啸天给打发了。

“看来包工程并非那么简单的啊”岸边的啸天暗自感慨。

拆东墙补西墙的方法不是长久之计,倒了不到一年就倒不开了。啸天此时想到了哥们:可自己真没有能提供这么多钱的哥们,换句话说:没有交情达到那么深的哥们。对了,都说同学情最珍贵,比步入社会后结交的哥们情谊深,而且班里有不少能人,开商砼站的玉成、开装饰公司的辛章、上市地产公司当区域副总的钟胤。不过啸天脸皮薄,不好意思挨个打电话问,于是乎,跑到了班级微信群里大概说了一下自己目前的困境,表示需要资金利息好说云云。

结果平时还算活跃,甚至刚刚还有人说话的微信群,仿佛被异能行者施了“伏瑞斯呜拉巴哈”,居然在之后的几个小时,都没有其他人说话。只有两个私聊信息,还都是女生的,李娟和林琳。

李娟直接微信转账转了五千块钱,并说:啸天,我目前也待业呢,所以多了帮不上,这五千当给孩子的零花钱,不用还。

林琳则留言说:“啸天啊,同学群发求助是不可能有结果的。有能力的也不会帮你,因为二十多年过去了,人都变了。我比你早经历过类似的事,你要记住,没有永恒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

看小说就来寒趣阁网 https://m.hbtajn.com

↑一章 目录 ↓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