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史上最强太子楚墨笔趣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不想待的,领钱走人!(第1/2页)
↑一章 目录 ↓一章
    m.hbtajn.com

直到红日高升,阳光遍布大地,校场之上,才有穿得松松垮垮状态懒散的士兵出现。/p他们虽然手提长戟,腰跨弯刀,但一个个哈欠连天,走路歪歪扭扭,似乎风一吹就会飘走。/p按理说楚国初立,正四处征战,应该治军极严,但见到眼前一幕,楚墨简直无语。/p如果仅仅是自己的太子卫率还好,要是京畿三十六卫都这样的状态,恐怕只需要一支万人精兵,就能轻松解决掉京畿十万禁军。/p而且,这样的部队能上战场?/p没有任何的士气,宛若一盘散沙,真要上战场,估计敌人没见到,自己就已经先望风而逃了。/p李谨的脸色更难看,太子没顿悟之前,东宫的一切事宜几乎都是他在做主,太子卫率的钱粮经过兵部报备,户部拨款,然后经过他的手才发给尉迟迥。/p想到无数的钱粮,养了这么一帮懒散的人,而且还对太子有了异心,李谨就愤怒得想要杀人。/p“殿下在此,尔等还不快过来拜见!”/p李谨不愧是学武之人,尖锐的嗓音带着愤怒,愣是喊出了惶惶威武的霸气。/p太子卫率很多人都认识李谨,他们对这个老太监向来没什么好感,至于太子,比起老太监也没有好上多少。/p听到李谨的声音,他们的脚步也没有快上多少,甚至有人脸上还充满着戏谑,似乎在等着那个傻子殿下出丑!/p太子卫率初建时,太子来过一次,那一日,他带着五百将士,漫山遍野抓蛐蛐。/p不但太子遭到嘲笑,就连他们都被连累,被称作“蛐蛐护卫”。/p楚墨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看着那些脸上带着戏谑的人,将他们给记下来。/p片刻,校场上才东倒西歪地跪着一片人,有气无力地给楚墨行礼,歪歪斜斜,杂乱无章。/p楚墨微微点了点头,李谨阴翳的眼神扫过众人,缓缓开口:“列队!”/p许是受不了李谨的眼神,列队的时候,速度终于快了一些,只是队列就像是一条条随风飘舞的丝带,歪歪扭扭。/p半个时辰后,太子卫率五百人,才终于集合完成。/p一个披着铠甲的魁梧男子出现在阵前,手撑着宝剑,头盔夹在腋下,皱着眉头往楚墨这边看来。/p见到楚墨和李谨以及一蹦一跳的降雪,才把头盔一把扣在脑袋上,快步走了过去。/p李谨脸色阴沉,低声道:“他就是尉迟迥,陈国公尉迟麟的独子。”/p楚墨微微点头,他昨夜看过不少有关楚国的书,知道尉迟麟是楚国的开国大将,曾经两次救先皇于危难之中,可以说是京都勋贵中的大佬。/p但是此人,对之前的太子很没好感。/p这也是楚墨,要着手清理太子卫率的一个原因。/p只不过即便这样的大佬,在之前楚墨的眼中也没个鸟用,国公而已,又不是没有当马骑过……/p想了想,楚墨发现,自己还真是有点佩服前太子的。/p这时尉迟迥已经走到近前,单膝跪地道:“末将尉迟迥,参见太子殿下!”/p楚墨微微眯了眯眼,瞅着军士道:“尉迟将军,孤怎么看着将士们没什么精神,是昨夜发生什么事了吗?”/p尉迟迥瞳孔一缩,他原本以为小太子只是来玩玩,随便上来见个礼,怎么感觉这语气中藏着质问?/p他当即道:“回太子殿下,末将奉命率部协同禁军镇守皇家牧场,昨夜才回营!”/p楚墨缓缓道:“哦?听尉迟将军这意思,晚归就可以无视军纪喽?尉迟将军,让孤把性命交给这样一只部队来保护,孤很不放心啊!”/p尉迟迥脸色大变,他自然听得出楚墨语气中的森森寒意,俯首道:“末将该死!”/p楚墨笑了笑,道:“起来罢,让孤看看,太子卫率的操练!”/p“喏!”尉迟迥抱拳站起。/p这时候他终于明白过来,小太子这是来找茬的,他现在只希望将士们能够认真一点,不然还小太子恐怕真的不会饶了自己。/p同时他也很郁闷,不是说小太子只能活三天吗?这都第四天了,怎么没死,反而活泼乱跳了?/p而且,脑袋好像也变正常了?/p但现在明显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尉迟迥缓缓抽出腰间的长剑,高声道:“列阵操练!”/p高台上,战鼓擂起,旗手立即挥动旗子,指挥全场。/p太子卫率五百将士,挥着手中的长枪,随着旗子舞动,但杂乱无章,甚至有些士兵长枪才舞起,人就对着长枪飘了,东南西北分不清……/p尉迟迥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p李谨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如果不是宦官不准过问军事,他这时候非得问问尉迟迥,拿那么多的钱粮,都干了什么?/p楚墨脸上笑容依旧,和降雪一起指指点点,权当看戏了。/p鼓停,旗止,操练结束。/p一眼看去,很多士兵都躺在了地上,抱着长枪喘气,似乎刚才打了一场狠仗。/p“精彩!”/p楚墨拍着手缓缓走上高台,双手撑着围栏,望着底下的军士,嘴角一咧,高声道:“送你们四个字,堪比耍猴!”/p很多士兵目光瞬间落在楚墨的身上,眼神犀利。/p“怎么,不服?!那你们告诉孤,你们能干什么?打仗?真要是上了战场,就你们这群人,恐怕会吓得立马跪地投降。/p“孤知道你们很多人心里会说,你一个傻子,也配这样说?哼!孤以前是傻?只会斗蛐蛐,不过现在孤更傻,还会送钱!/p“既然太子卫率是孤的亲卫,孤就对每一个人负责,现在,不想呆在太子卫率的,武器留下,到右边集合,每人领二十两遣散费。”/p尉迟迥脸色大变,小太子不是找茬,还要夺权啊!/p正要阻止,一只手就落在他的手腕上,将他拽了回来。/p“将军还是看着吧!”李谨阴嗖嗖的声音缓缓在空气中传来。/p军士中也是哗然一片,没想到太子玩真的,二十两银子,差不多是他们一年的俸禄了。/p很快,就有四五十人走了出来,放下手中的武器,向右边走了过去!/p楚墨看到一些人抬起了脚,又缩了回去,舔了舔嘴角,道:“现在,要离开的,可以领三十两遣散费,这是最后的机会,不愿意离开的,孤就当是自愿留在太子卫率!”/p这话一出,军士中又是一片哗然,刚走到右边的军士一脸愤懑,但触到楚墨幽冷的目光,生生地忍了下来。/p这一次,走出来的更多,接近一百多人。/p楚墨看了一眼底下留下来的人,嘴角一勾:“孤很高兴你们能留下来,但是,孤还得看看,你们有没有留下来的本事!”/p

看小说就来寒趣阁网 https://m.hbtajn.com

↑一章 目录 ↓一章